走路回老家

发布日期:2024-02-23 16:32 来源:瓮安县融媒体中心 作者:杨俊松 浏览量:2055

  2024年2月12日,恰逢龙年新春正月初三。早上起来推开窗户,空气清新,气候宜人,阳光明媚。本来这两年我已养成早起出去走路的习惯,此时看见如此风和日丽的天气,加之又是春节假期,早已按捺不住出去走走的激动心情。

  我从瓮安县城的居住地出发,沿着瓮安县城文峰大道快步一直往前走,途中偶尔遇见熟人免不了礼节性的打个招呼、握个手,送上“好久不见,新年快乐!”短短的问候和祝福后,又继续向前走。不知不觉走到了县城南边的县中医院那个位置,根据平时运动的惯例,我打开手机微信运动看了一下,手机上显示:5000多步。按1600步一公里折算,大约走了3公里多,这在平时已经完成了当天的运动量。今天不上班,还继续运动吗?正当我“举棋不定”时,突然手机响了,一个好朋友在电话里问候:“老兄,新年快乐!今天初三没有出去玩吗?”“没有,我在走路运动,现在已经从家里走到县中医院这个位置了。”“你的老家不是在离县城不远的中心槽吗?好像不是很远吧,今天天气好,日子特殊,你敢不敢走路回老家?”我停留片刻,没有多大把握地回答:“我试试看,现在关键看体力是否能支撑住。”朋友一番激将的话让我精神振奋,一看时间,正好上午9点钟,我毫不犹豫地朝着老家方向走去。

  大约过了四十多分钟,朋友又打电话来问:

  “老兄,现在走到哪里了?”

  “快到旗山脚了。”

  “离你家还有多远?”

  “估计4公里左右吧。”

  “好了,好了!我不打扰你了,4公里对于你来说,应该没有多大问题了,加油!到家了不要忘记回个电话分享一下你的成功喜悦,我挂了。”

  放下手机,我一看已经马上快走到瓮安县特殊学校啦,触景生情,儿时的往事历历在目,记忆犹新。特殊学校虽然焕然一新,但它的前身茅坡小学隐隐约约出现在我眼前,仔细一回忆,我清楚地记得:1976年到1982年我从上小学三年级一直到初中毕业都在这里读书,后来有幸考上了中师,跳出“农门”拿到了“红本本”,屈指一算,弹指一挥间,转眼40多年过去了,昔日的茅坡小学已经荡然无存,我的那些老师和同学们也不知道在哪里?原来校园内的那口老井还在吗?我暗自感慨增广贤文中的那句话:“记得少年骑竹马,转眼又是白头翁。”

  思绪伴着脚步蔓延,我一边走一边回忆,不觉到了茅坡场,不过到茅坡场已不再是走当年的老路了。当年读书时茅坡场的那口塘已看不见了,许多往事在不断涌现,记得小时候上学时,茅坡场是我们读书的必经之路,我们经常从家里偷偷带上包谷(玉米籽)到茅坡场几家熬麻汤糖的人家兑换麻汤糖(用玉米熬制的一种糖),麻汤糖味道十分可口。说实在的,在那个困难的年代,能吃上麻汤糖是一种特殊的享受,现在想起来回味无穷,真想再品尝品尝。后来听说,原来那些熬麻汤糖的老人基本上都已去世,这个熬糖的手艺濒临失传了,非常遗憾!

  离茅坡场不远的地方是彭家坡,彭家坡这个名字历史悠久,我们也不知道它的典故,只记得当年坡很陡,拖拉机爬这个坡都要费些力气,速度特别慢,每遇到放学时,儿时伙伴们“胆大妄为”的爬车,师傅在上坡时,不敢轻易熄火,只能是睁只眼闭只眼,直到拖拉机爬上坡顶,不等师傅下车“兴师问罪”,小伙伴们早已跳车跑得无影无踪了,如今那跳车逃跑的场景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从彭家坡大约几分钟时间便到达水源冲煤厂,昔日的煤厂已不见痕迹,剩下冷冷清清的一片闲置房子,听说是国家关井压采政策,该厂不具备条件,几年前被关停。时过境迁,物是人非。煤厂的旁边就是中心槽的区域,中心槽原来划分为朱家寨、马路边、核桃院三个组,后来行政区划以后,原来的中心槽村现在属于瓮水街道办事处茅坡社区。走进朱家寨,远远闻到酒香的味道,大有“牧童遥指杏花村”的意境。很多年前,中心槽除部分人家在煤厂务工外,其余人家就在烤酒卖。特别是朱家寨的酒更有特色,有几户朱姓人家通过烤酒发家致富,现在越做越红火啦,小洋房、小洋楼拔地而起,当年的老木房不知去了哪里,通往寨上的泥巴路早已“不翼而飞”,每家每户门前都停放着小轿车。我不禁暗暗夸赞:这些年家乡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发展太快啦!真是今非昔比!

  从我儿时记事开始,我知道中心槽有“五马掉在中心槽”的传说,而且有一个小山头名叫马蹄岩,马蹄岩上至今还有几座坟墓,随着时间的推移,坟墓显得很小了,中心槽的故事此时此刻在我脑海不断浮现。“杨俊松,到家头坐哈吃早饭。”打断了我的回忆,我寻声望去,原来是我的邻居伙伴在向我打招呼,我立马走上前递上一支香烟。“不坐啦,我回家去看看。”他家原来是我家住老房子的邻居,后来新房修在老家对面的中心槽民办学校旁边。我印象中的中心槽民办学校,当年是中心槽老寨口煤厂出资修建,作为当时修的民办学校在全县为数不多,不过学校早已撤了,而今校门旁边石碑上还保留着当年瓮安的老书法家田景益先生行书作品《乐府诗集·长歌行》,字迹依然清晰可见。

  中心槽民办学校对面的寨子老寨口便是我的老家,只有几十米便可到家了,自从参加工作后,几十年没有走路回过老家啦,都是骑自行车、骑摩托车、坐车、驾车回老家,今天全程走路回家,心里别有一番滋味,下意识地打开手机微信运动:19000步。折算为8.5公里,刚好两个小时,暗自为自己的体力而高兴。

  “哥,您吃饭了没有?”

  “没有,我从县城走路回来的。”

  “哇!厉害。”从深圳回来过年的幺妹赶紧为我端上饭菜,一股热腾腾的香味,我感觉肚子真的饿了,可能是今早走长时间路的缘故吧,我“狼吞虎咽”地一连吃了三碗饭,破天荒的打破平时最多吃两碗饭的记录,这一顿中午饭吃得特别香!

一审:商琴 二审:冉婷婷 三审:李永春 监制:王成义 
分享到: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版权说明:

1.来源为“瓮安县融媒体中心”均为瓮安县融媒体中心所属媒体的原创内容;

2.自媒体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3.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作者,同时不得歪曲、篡改原文及标题,摘录时不得违背文章原意;

4.凡注明“来源: XXXXX (非瓮安县融媒体中心)”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

相关新闻